每逢雨季,整整几个星期看不见天日,天空总是雾气沉沉,就连月光也无法透过。 ~杜拉斯语录

一年到头,黄昏总是在同一时刻降临。暮色非常短促,几乎骤然而至。每逢雨季,整整几个星期看不见天日,天空总是雾气沉沉,就连月光也无法透过。而旱季则恰恰相反,万里睛空,洁白如洗。即使那些没有月亮的夜晚也仍然光亮可见。大地上,水面上,公路上和墙壁上,投下了一个个平行的影子。 我记不清白天的景象。因为阳光的照射使自然的色彩失去了光泽,遭受了破坏。而夜间的景象,我却记得一清二楚。那蓝色就在天际的尽端,在那浓云密雾的后面,覆盖着整个世界的天穹,对我来说,天空就是这蓝色底下的纯洁的光迹,这种混合的冷色赛过其他任何颜色。
《情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每逢雨季,整整几个星期看不见天日,天空总是雾气沉沉,就连月光也无法透过。 ~杜拉斯语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