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记得,当时开口有多难,多残忍。 ~杜拉斯语录

他们将要分手。她记得,当时开口有多难,多残忍。他们的欲念太强烈,找不到话来表达。他们已经不再相视。他们避免用手和目光接触。是他不想说话。她说过,光是这沉默本身,以及由于沉默而没有说出来的话,乃至其顿挫,其不经意,还有这个躲躲闪闪的游戏,这番幼稚的欲言又止和她的眼泪,这一切本应该使人想到,这就是爱情。
《中国北方的情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她记得,当时开口有多难,多残忍。 ~杜拉斯语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