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久久看着他,然后她跟他说 ~杜拉斯语录

她久久看着他,然后她跟他说,总有一天他必须对她妻子讲述发生过的一切,在你我之间的,她说,在她丈夫和沙沥学校的小姑娘之间的。他必须讲述一切,讲幸福也讲痛苦,说绝望也说快乐。她说:为了以后有人,不管哪一个人,反复讲述这一切,为了全部故事不被遗忘,为了能留下一点确切的东西,乃至人名,街名,学校和电影院的名称,都必须说出来,乃至利奥泰寄宿学校里校工在夜里唱的歌,乃至海伦拉戈奈尔和清,在那个暹罗的森林里捡来的孤儿的名字。
因为她,她会带着他的痛苦去理解这个故事。
“假如没有痛苦呢?”
“那么一切都会被遗忘。”
《中国北方的情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她久久看着他,然后她跟他说 ~杜拉斯语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