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已笃信狂热的价值 ~加缪语录

但他已笃信狂热的价值,这价值对浪漫派是至高无上的。狂热是厌倦的反面:洛朗扎西奥向往冰岛的凶汉。美好的感情引起了野蛮人的狂热。拜伦式的英雄不能怀有爱情或者仅仅怀有不可能的爱情,陷入忧郁。他孤独,颓丧,现实使他萎靡不振。他想要使自己生气勃勃地振作起来,则必须投入一场短暂而狂暴的行动,使自己兴奋起来。去爱永远不会看到第二次的东西,这就是在火焰与狂喊中去爱,随即毁灭自己。人们就在这一瞬间活着,为了——一颗在暴风雨中受折磨的心灵的这次短暂而动人的联姻。
《反抗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但他已笃信狂热的价值 ~加缪语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