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的谬见,常以为人是一个容器,盛着快乐,盛着悲哀。 ~木心语录

是我的谬见,常以为人是一个容器,盛着快乐,盛着悲哀。但人不是容器,人是导管,快乐流过,悲哀流过,导管只是导管。各种快乐悲哀流过流过,一直到死了,导管才空了。疯子,就是导管的淤塞和破裂。 …… 容易悲哀的人容易快乐,也就容易存活。管壁增厚的人,快乐也慢,悲哀也慢。淤塞的导管会破裂。真正构成世界的是像蓝衣黑伞人那样的许许多多畅通无阻的导管。
《哥伦比亚的倒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是我的谬见,常以为人是一个容器,盛着快乐,盛着悲哀。 ~木心语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