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1980》性描写摘抄

《生于1980》是一部图书,作者是徐兆寿。

内容提要
聪慧潇洒、家境优越的胡子杰,有一天突然邂逅了外表纯情而背景复,他想出走,走出他现在的生活,寻找别样的世界。 这是一部描写80年代以后出生的城市独生子女情感生活、心路历程的惊世之作。(来源:百度百科

性描写摘抄

我们一起到了她家里。那晚,我们疯狂地做爱,始终开着那个暗红色的壁灯。她喜欢这样。我也喜欢,我太爱看她的身体了。她也一样,她说,我是她见过的男人中最帅的也是最高贵的男人,说我有一身贵族气。她把我的全身上下吻了个遍,我感动得快要流泪了。在这几天里,我已经是第二次听人说我有贵族气。我对这个评价很自豪。我也把她吻了个遍,听着她的呻吟声,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成人,一个完全成熟的男人了。

  亚当和夏娃在偷吃了禁果后,第一次看见对方的身体时为什么会害羞呢?纯粹是胡扯。我想,那是道学家吓人的鬼话。那么他们什么时候应该害羞呢?应该是见了外人的时候。道德由此而来,道德是为了与外人划清界限的墙。我们的恐惧、羞耻都是因为道德所致。据说人类最早是没有性禁忌的,最早的人类只要相互喜欢就可以发生性关系,所以有母子婚、兄妹婚和鲁那路亚家庭,性道德是人类新的秩序的需要。宙斯所处的时代正是性道德才开始建立的时候,宙斯与他的母亲、姐妹都发生过性关系,生过女儿。所以宙斯与丽达竟然没有罪恶感。

  她抓着我的那儿,不住地称赞着,吻着。我也吻了她那温柔的地方,她的身体摆动着,发着欢快的声音。然后我们迅速地进入了。上一次是我一个人在那儿运动,这一次还是那样,我问她,舒服吗?她说,舒服极了。

  我们什么都没穿,相吻着睡去了。不知到了什么,我觉得自己的那儿被她的手又抓住了。我醒来了,发现她正看着我。我们又一次进入了。这一次,她主动坐在我上面开始了。我从书上知道,这样,男人会轻松一些。我也喜欢她这样。这样的时候,总是她问我,你舒服吗?我说,舒服极了。做完后,我们还是没穿衣服,又是嘴对着嘴睡去。

  大概到了早晨八点钟左右,我口渴得醒来了。我起来倒了一杯水喝起来,坐在她旁边看着她的身体。她只用毛巾病盖住了她的肚子和胃,其它的一切都露在外面。看着看着,我那儿又直了。我轻轻地用手抚摸着她的臀部。那曲线太诱人了。她醒了。她看见我看着她,笑了。她起身去冲澡,然后也端了杯水喝起来。我们赤裸着身子坐在床上,看着对方。我们又一次心血来潮,又抱在了一起。

  她累得爬在我身上说,今天得请假了。我说,好啊!

  我们一直睡到了下午一点钟时,被电话吵醒了。我以为是她的手机,她也以为是自己的,可一看不是她的。原来是我的。我一看,是我妈打的。她问我在哪里。我说,在一个同学家里,有什么事吗?她说,没有,就是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说,说不上。她又说,有几个同学在找我。我问是谁,她说了,我就说,不要管他们。

  她打了电话给一个人,说她感冒了,被空调吹的,下午可能去不了,如果晚上好一些,她再去。我们躺在床上,因为天气太热,身上基本什么也没盖。我看她的时候,她把下身那儿盖了盖。后来她起来了,问我想吃方便面不,我点点头。她给我们一人泡了一盒。方便面吃得我们身上又流了汗。她要去冲澡。我说,我们一起冲吧。

  我们在澡堂里又抑制不住地进行了。中间时,我们移到了客厅里。这一次我们都感到很累很累。她说,我们不能在一起。我吃惊地问她,为什么?她说,我们才住了一晚上,就这样疯狂,如果我们将来住到一起,过不了三天,我们就会死掉。我笑了。

  后来我们分开又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眼圈都有些黑。我说,我先走了,你如果还能睡着的话,再睡一阵吧。她懒懒地笑着说,好吧。她没有起身。

  到开学之前,我还去过她那儿两次。第一次,我们同样很疯狂,一共进行了三回。第二次进行了两回。我们的爱除了劳改犯之外,几乎无人知晓。我也不愿意告诉别人,一则因为我太小,还没有结婚的能力,二则是因为她比我大好多,说不上那天就要结婚,而和我分道扬镳了。但是,这两个原因都使我悲伤。我说不清楚我和她的爱是一种什么样的爱。我从书上看到,说是十八岁的男人爱的不是欲,而是情,可是我们认识不到几天就发生那种事,究竟是欲还是情呢。算了吧,我不想去管那么多。想这种事是很累的,而且据我的经验得知,你即使想清楚了,也不一定就是对的。比如我爸和我妈的事就是一个例子。有时我觉得他们的结合似乎缺乏同等的爱,但有时我发现我妈是非常爱我爸的,那种爱不亚于我爸对她的爱。后来我还发现,男人和女人对爱的理解与表达是不同的,甚至不同时期都有不同的理解和表达,于是我明白,不能轻易地去断定一件事,也不能武断地用自己的感受去断定别人的感受,人与人是不同的。

  欧阳对我说,有时你怎么像个经历了很多事的老人一样。我说,我不像你们,从小是和同龄人在一起,想法也和同龄人差不多,但我们这一代不一样,我们在家里一直是和大人在一起,所以从小就想了他们要想的问题,跟着他们一起老了。

  的确也是这样,我之所以对很多事都能抱着中庸甚至是宽容的态度,就是因为独自观察所得来的,是从他们身上得到的经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生于1980》性描写摘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