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诗】吴均《咏宝剑诗》

咏宝剑诗

                     南朝 吴均

我有一宝剑

出自昆吾溪

照人如照水

切玉如切泥

锷边霜凛凛

匣上风凄凄

寄语张公子

何当来见携

连续多日雾霾,终被狂风吹散。今日天气极好,宜读俊快爽利之诗。

说起吴均,以前只知其写有著名的《与朱元思书》,短短一百余字,却令人悠然神往。

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奇山异水,天下独绝。水皆缥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急湍甚箭,猛浪若奔。夹岸高山,皆生寒树,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好鸟相鸣,嘤嘤成韵。蝉则千转不穷,猿则百叫无绝。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横柯上蔽,在昼犹昏;疏条交映,有时见日。

《梁书·吴均传》说吴均“文体清拔有古气”,今日读这首《咏宝剑诗》,可知所言不虚。

“照人如照水,切玉如切泥”两句生动传神,古意盎然,不禁想起《大秦帝国》中的蚩尤天月剑。

公子卬缓缓抽出工布古剑,但闻隐隐振音,一股清冷的幽幽光芒在灯下弥漫开来。猗垣却是将天月剑置于长案之上,深深三躬,而后右手持剑,左手一抹,便悠然扯去了黑沉沉的“剑鞘”。明亮的灯光之下,但见这物事似灰似黑长约三尺有余,形如新月,完全没有工布剑出鞘时的龙吟之声与青芒之势,端的是淡淡漠漠。但令人惊异的是,就在蚩尤剑出鞘的刹那之间,工布剑竟是光芒尽敛,变得与刚刚出土一般!公子卬揉揉眼睛,细看剑身,大是奇怪,如何一点儿刺眼的寒意都没有!寻常时工布剑出鞘,眼睛是根本无法直视的,今日却竟是大为怪异。沉吟有顷,他伸出剑锋,“来吧,一试便知。”

猗垣肃然将天月剑缓缓搭在工布剑上。两剑一搭,天月剑便发出一阵长长的清亮振音,宛若两军阵前的萧萧马鸣,剑身陡放光华,如长空一道闪电掠过,大厅中明亮的烛光顿时幽暗下来!工布剑却是瑟瑟发抖般一阵金铁之声。

公子卬强自镇静,“来吧,还是剑锋相抵为好。”在他的记忆中,这工布剑无坚不摧,斩金断玉比砍瓜切菜还来得容易。

 

猗垣笑着点点头道:“在下举剑不动,公子可任意砍来。”

公子卬缓缓举剑,突然发力,向天月剑剑锋猛然挥去——未闻金铁交锋之声,只觉手中一轻,工布剑竟是无声无息的断为两截!断金触地,“噗”的一声没进白玉大砖之中。名震天下的工布剑,竟在刹那之间变成了一段剑根。

公子卬大惊失色,怔怔的看着手中剑根发呆。工布剑不锋利么?那半截断剑尚能没入玉砖之中,可知锋锐依然。终于,他深深一躬道:“如此天兵神器,魏卬何敢受之?”

据说宝剑和宝刀都是有灵性的。相传楚国的干将、莫邪雌雄双剑,将要杀敌饮血时常做匣中鸣。陶弘景《刀剑录》也说,南凉秃发乌孤大初三年造一刀,“有敌至,必鸣”。小时候读鬼狐神怪小说,宝剑若在暗夜中发出铮铮剑鸣声,那就是意欲出鞘,痛饮滴血了。《乐府诗集》中有一首“将军奉命即须行,塞外领强兵,闻道烽烟动,腰间宝剑匣中鸣”,便是此意。陆游有一首《长歌行》,末四句“国仇未报壮士老,匣中宝剑夜有声。何当凯旋宴将士,三更雪压飞狐城”,此处匣中剑鸣,则是壮志难酬的不平之鸣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读诗】吴均《咏宝剑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