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艾青诗歌》有感 -忧郁的外衣

忧郁的外衣

——读《艾青诗歌》有感

艾青的诗歌,我最熟悉的是《我爱这土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吟诵起来,完全被诗人那种炽热的情感所震撼。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因为“大堰河,含泪地去了!同着四十几年的人世生活的凌辱,同着数不尽的奴隶的凄苦,同着四块钱的棺材和几束稻草……”同着对乳儿无尽的爱;

因为“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无家可归的农夫、遭受杀戮的少妇、流亡中奔波的老母亲,他们都在贫困与绝望中挣扎;

因为乡村“站立在被风雨飘淋的原野上,那些颓废的墙堵,像穷人们的破衣,褴褛得失去了温暖……”祖国大地一片荒芜;

因为“暴风雨”、“悲愤的河流”、“激怒的风”肆虐着“我”所挚爱的土地……

阅读艾青早期的诗歌,你都会感受到艾青诗中浓浓的“忧郁”,并被诗中那种忧郁的情绪所感染。

童年时代,因为家人迷信早产的他有“克父克母”之命而将他送到农妇家寄养;青年时留学海外,又深受异国他乡的漂泊之苦;回国后,身受牢狱之灾,目及之处是祖国大地的满目苍夷、苦难的人们在战火中卑微求生,这些经历,这些苦难、悲哀渗透在诗人的灵魂深处,形成了他特有的忧郁情思,也就是“艾青式的忧郁”。

那么,艾青的忧郁仅是他个人的无病呻吟,个人的自我沉沦吗?

《小黑手》中诗人借小孩之口对世界发出“那是吃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吃?”的质问;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中“中国,我的在没有灯光的夜晚,所写的无力的诗句,能给你些许的温暖吗?”有诗人对祖国前途命运的无限忧虑;

《太阳》中有“我乃有对人类再生之确信”的坚定的必胜的信念;

《煤的对话》中诗人爆发出“请给我以火,给我以火!”的呐喊;

《街》中“头发剪短了,绑了裹腿,她已穿上草绿色的军装了!”诗人看到邻居参加革命的那种愉悦……

这些诗句中,无不迸发着他对祖国的热爱,对民众苦难的揭示;激发着他的斗争意识、反抗精神;阐述着他对自由的歌颂、对光明的追求。

艾青的忧郁中融进了他对国家、对人民的爱和思索,他的忧郁中揉进了我们中华民族忧国忧民的民族传统,他将个体和国家的情感合二为一,从而展现出一种独特的艺术魅力。

艾青诗歌“忧郁”的外衣下,掩藏的是对祖国至死不渝的爱,是对劳苦大众深沉的悲悯情怀,是对美好生活热烈不息地追求。艾青在《诗论》中说:“把忧郁与悲哀,看成一种力量!”。他的“忧郁”是一种力量。

“现在他开始了……吹起了起身号,那声音流荡得多么辽远啊……世界上的一切,充溢着欢愉,承受了这号角的召唤……”诗中“吹号者”的武器是“号角”,他用生命吹响号角,召唤万物,鼓舞众人战斗。艾青也是一位“吹号者”,他的 武器是“诗歌”,用诗歌来给人以启迪,给人以希望,给人以力量。他是时代的“吹号者”。

若问:为什么你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读《艾青诗歌》有感 -忧郁的外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