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带 -关于中年出轨的小说

这是一个关于中年出轨的小说,情节普通得简直就是身边的日常。作者是多梅尼科·斯塔尔诺内,意大利作家、编剧和记者。1943年生于那不勒斯,曾是一名高中教师。

按作者的设计,这是一出四幕剧:

第一幕:爸爸妈妈正值青春,幸福美满,两个孩子享受伊甸园般的幸福;第二幕:爸爸找了另一个女人,跟她跑了,妈妈变得疯疯癫癫,孩子失去了伊甸园;第三幕:爸爸忏悔,重新回到家里,孩子想再次进入人间乐园,爸爸和妈妈则时时表示这是白费力气;第四幕:孩子发现伊甸园不复存在,而且从来都没存在过,他们要满足现有的地狱。

这本书吸引人的地方是它试图从不同的角色来诠释这种情境中的行为和心理,且看几段书中的描写。

比如,爸爸出轨了。

妈妈:也许是我在家务活儿、管理金钱、照顾孩子的事情上投入太多了,我开始偷偷地看镜子中的自己,我到底怎么样?我是谁?生了两个孩子后,我并没有太大变化,我是一个称职的妻子,也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我基本没有变,还是我们相识相爱时的样子,但显然这还不够。也许这就是问题所在吧,我需要不断更新自己,这比当一个好妻子、好母亲更重要。…… 但我的努力并没什么用?为什么呢?是我做得还不够吗?还是我变得不伦不类,我没办法像别的女人,我还是回到了原来的状态?或者我做得太过了?是我变化太大了,让你不舒服,让你感到羞耻,让你已经认不出我了?

爸爸: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肯定是存在诱惑、性方面的好奇,还有我感觉(没有任何根据)这种勾搭会重新点燃我失去的灵感。但我更喜欢一个更主观也更真实的理由,我想向自己证明:我是自由的,我没有和任何人建立真正的关系。

孩子们:他(爸爸)觉得妈妈是一个很扫兴的人,没有任何生活乐趣,我和你(哥哥和妹妹)也是一样。他没有错,我们确实是这样,很扫兴,真的很扫兴。

再比如,爸爸回来了。

妈妈:好像很难找到平衡。很憔悴,双手和眼睛都安静不下来,不停地抽烟。每天似乎都在表演,展示自己有多年轻漂亮,多优雅自由,比那个丈夫与之私奔的小姑娘更年轻、更开放。

爸爸:逐渐地我背负着愧疚感,我压抑着自己的不悦和窘迫,我强迫自己每天给她说很多恭维话,我耐心地等着她变得正常,等着她不再向我展示她有多聪明,她的政治思想有多极端,她在床上有多么肆无忌惮,还有她有多么自信。

孩子们:对于我们的父母来说,把他们绑在一起的是让他们可以一辈子相互折磨的纽带。

又比如,之后的日常。

妈妈:每一次意见不合时都会非常警惕,会觉得那是无法接受的事:会脸色苍白,点燃一根香烟,抽完后马上用颤抖的双手点上另一根,会捍卫自己的立场到夸张、荒谬的地步。

爸爸:我是影子一样的男人,总是一声不吭,无论是在私人还是在公众场合,我总是沉默不语,或者面带微笑地点点头。她会用一种带着揶揄、暗含深意的语气和我说话,表面上很温情。是的,她总是用揶揄的语气,有时候是讽刺,总是在抚摸和鞭挞之间。假如我不小心说错话,或者没有控制好自己的眼神,她马上就会说出一些硬邦邦的话来,我心里的某些东西会马上隐藏起来。

孩子们:他(父亲)是个唯唯诺诺的小男人。他觉得自己是对的,周围人支持他时,他还能坚持一阵子。后来,格局变了,波澜和动荡平息下去了,周围的人不再那么支持他了,他就后悔了,退却了。他回来了,把自己交到妈妈手上,任凭她处置。妈妈心里在想:我们看看你安的是什么心,我不相信你,我不会再相信你,我不相信你是为了我和孩子回来的;我不会相信你,因为我心里一清二楚,做出这个决定你会付出多大代价。因为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我都会考验你。我会当着孩子的面,考验你的耐心和决心,让他们看看,让他们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至于书名《鞋带》,似乎是促成爸爸回归家庭的原因,尽管也是阴差阳错。

妈妈:在哥哥和妹妹去见爸爸的那天早上,临出门时,妈妈对妹妹说:“你注意到你哥哥系鞋带的方式有多可笑了吧?这都是你爸爸的错,他从来没干过一件好事:你见到他时要告诉他“。

爸爸:安娜(妹妹)盯着我的眼睛,她看起来兴致勃勃,非常高兴,但她嘴角轻微的抽搐却泄露了她的真实心境。她说:让我们看看,你是怎么系鞋带的。我意识到,虽然她在开哥哥玩笑,但她也想通过鞋带的事来证明我不是随便一个什么人,他们要赋予我父亲的身份,我们有更深一层关系。

孩子们:小时候孩子们希望爸爸能回来,所以尽管妈妈鄙夷地嘲笑了爸爸独特的系鞋带方式,见面时妹妹仍然恳求爸爸教她如何系鞋带,并且一直把爸爸和哥哥的鞋带解开系上,直到最后用爸爸独特的方式把两双鞋子都系好了。这件事感动了爸爸,最终让爸爸决定回家。然而长大之后,他们发现所有的这一切都——虚伪至极!因为爸爸在回家三个月后马上又有了情人,他一直持之以恒地出轨,直到老年。

婚姻就像童话里的玻璃城堡,美丽总在初见之时。日子一多难免审美疲劳,加上渴望自由的心躁动不安,磕磕碰碰也就在所难免了。倘若一不小心把玻璃城堡搞碎了,最好不要试图去重新修补,因为物是人非,彼此的心早已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修补的婚姻非但回不去初时的甜蜜,往往还会变成一个怪物,折磨彼此。

所以,就像文中借由妹妹之口说出来的那样:他(爸爸)的错误在于,既然已经深深伤害了别人,将别人置于死亡边缘,或者是彻底地毁掉了别人,那你就不该走回头路,就得一不做二不休,坚持到底,作恶也不能半途而废!

作者
有言书中如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鞋带 -关于中年出轨的小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