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约翰王 -《大宪章》

800年时光苍凉如水

苒苒漫过我的枯骨

纤纤水草恣意盎然

摩挲抚弄着我锈蚀的王冠

勃勃生机仍眷恋着我的破败,不肯离去

水声涤荡下嘈杂错切的语声

不假思索灌进我疲惫的耳膜

十八载黄袍加身、帝冠摩顶不过一场历劫

审判在人间,不曾结束

我的灵渴慕着遥不可及的安宁

我那红发的兄长理查

正在天国安享英雄和诗人的声名

他昂贵的虔诚是我的墓志铭

他的天真和正义不能理解一个幼弟的悲哀

王孙贵胄之家的幼子没有权杖加持

受尽嘲弄和轻蔑

“无地王”的奚落曾让我暗夜难寐

我承认,我的人性与亲情在权力下黯然失色

我曾暗里希望理查永被黑牢锁禁

理查声名暗损如云遮日月

星光才可灿然

理查慷慨地遗赠给我王国

千疮百孔的王国粗鄙不堪、贫穷羸弱

王座之下无平事

青春气盛的侄儿相争日月短长

傲慢势力的权贵趁机博取利益

雄心勃勃的教皇意图僭越王权

隔海虎视的法王妄图侵吞祖传属地

王族的军事才干与勇略武德系于理查一身

我戎马挥剑却屡遭败绩

徒留笑柄在民间与诸男爵

伊莎贝拉承欢吾心

两相情悦却被谴夺人之美、湎于己欲

情感莫非不私己乎

理查心系圣殿,吾心在凡俗,竟有过乎

我之流离马背、逐北东西

国器之重、王命之负

累我病亡于第49载,岂不堪怜

王脉传承,约翰吾名却遭贬于王室

诸英王以我名为辱,避之唯恐不及

约翰一名独树我帜,再无后王承袭名讳

纵然威斯敏斯特的庄重贵望亦不能慰我之灵

哀哀叹息不能掩我之戚戚

我亲笔签署之《大宪章》

确非发乎己愿 王权天然向往挣脱束缚的至上自由

而旧权新贵欲立藩篱于王权

武功积弱、财赀匮乏陷我于囧难

虽屈膝于教皇称臣纳贡

仍不能免于男爵们集体迫签之运命

《大宪章》糜细不遗详述民之自由:

商人自由贸易不受征敛侵害

伦敦等自治市镇关税自由

自由人有权自立遗嘱传承财产

王室未经同意不得征收马匹、车辆、木料

未经由同辈人组成的法庭合法审判

自由人不得扣押或监禁

其房屋和自由不得剥夺

每一个自由人都应该罪刑相称

不得施加倾家荡产的罚款

乡民的罚款不得剥夺其车、犁、农用机械

………

自我歿后

每个王朝的贵族集团

都将《大宪章》作势重述、添砖加瓦

后王们如套缰骏马,怨望颇重

至今我耳膜仍然鼓荡着

他们与贵族、市民集团讨价还价的咆哮或呻吟

800年连绵不绝…

《大宪章》的法度精神

将王室由桀骜不驯的烈马

驯服为温和节制的良马

以至于800年后我听到人们的慨叹

天不生英伦,万古如长夜

然而,这样的赞誉与我的审判纠结在一起

我的灵被《大宪章》捆缚着

在人间踯躅

只有忘却才能释我之灵飞升天国

请忘却《大宪章》

当它如血如肉在你们的生活中

忘却就是自然之事

我将终得自由自得其所

我是约翰王

金雀花王朝亨利二世之幼子

狮心王理查之弟

《大宪章》之受审魂灵

作者
有言如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我是约翰王 -《大宪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