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娜·阿伦特《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读后感

在上个世纪的一场对于纳粹党杀人机器的审判中,汉娜·阿伦特曾作为一名记者参与其中,事后,阿伦特就其写成一篇报告向普通大众展示审判的内容。在这个集神圣与罪恶为一体的城市里,艾希曼用最引人共情的话语来辩护自己的罪恶,招徕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不满。报告中,阿伦特就艾希曼的一些荒谬辩解而提出“平庸的恶”这一说法,了解这场审判的人都应知道这里说明的是“写字台后愚蠢、平庸、冷漠的官僚按部就班地作恶”。阿伦特面向所有人展开询问:“一个人,这样的以恶为常、作恶不觉,究竟为何?他为何意识不到自己的作恶?”

阿伦特喜欢引述苏格拉底的两条道德法则:一是“宁可承受他人之罪行(或错误)加诸己身所受的磨难,也不愿意自己为恶”,另一则是“宁可与他人失和,也不愿意与自己失和”。也许这便是我们默认作恶的缘由,嫁祸恶的责任,躲过良心上的谴责,等待来自外界的救赎,这便是我们的意识。我们总是习惯于谈论那些以极端的贪残、暴戾为特征的邪恶,这样地邪恶令人无可辩驳,它拥有最为具象的表现方式,以少数人为主要斗争对象,得到大众的集体鞭挞。

在这样的环境里,缺少“自我”的人无法说自己的话,自我意识处在浑浑噩噩的境遇中,成为了维护不合理的社会秩序的最大力量。这像极了伏尔泰所说“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 也许看完这本书,对于“网络暴力与流量造假、女性医护人员遭到歧视、李文亮医生事件”等多种问题,都会得到一个思考的出口。愿我们都能脱掉“角色与身份”的枷锁,站在所谓的“职责”之外,去客观地看待这个世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汉娜·阿伦特《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读后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