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雅尼,不朽的《航海》

朗读这篇文章

听音乐是需要想象的。当电吉他、电贝司、古希腊扬琴、竖琴、钢琴以及架子鼓、键盘合成器、印度古笛等等乐器合着掌声、欢呼声开始奏响的时候,一股只属于雅尼的特有风格的旋律扑面而来,你可以尽情想象:金色的温暖余晖、和煦的海风、碧海蓝天、远山崖岸,听着波涛在呼吸,看流云在沉思,一艘巨轮载着同样的有梦想的人们,劈波斩浪,扬帆远航。
这就是雅尼的《航海》(英文名:Voyage),一首气势磅礴、雄浑有力的乐曲,也是他的代表作。在这个秋高气爽的午后,再一次聆听这首曲子,仿佛在聆听天籁之音,那里面有希腊哲学的智慧和哲思,有一种朴素真诚的美,能够穿透你的肉体,直抵灵魂深处。

很多人初识雅尼,都是从那场著名的紫禁城音乐会和《夜莺》开始的,我也不例外,而那已经是遥远的1997年了。那年,我二十五岁,刚参加工作不久,血气方刚,充满理想,总觉得岁月漫长,值得等待。那天,在经一路批发市场拥挤逼仄的摊位前,在一堆混乱摆放的周星驰叶玉卿之间,我一眼认出了这个留着小胡子、一头卷发的老外,思索再三,狠了狠心,以一顿饭的价钱买下来那张盗版碟,也买来了我对于生活的梦想和对未来的憧憬。
诗人余光中在《重上大度山》中写到:“姑且步黑暗的龙脊而下,触觉透视,也可以走完这一列中世纪。小叶和聪聪,拨开你长睫上重重的夜,就发现神话很守时。星空,非常希腊。”的确,就像那晚的紫禁城,处处有月光的乌托邦,人神互动,万物充盈而摇曳,塞壬的歌声在海上响起,俄狄浦斯解出了斯芬克斯的谜题,而出身希腊的雅尼就在这样具有几百年恢弘历史的伟大建筑中,披散狂放的长发,用最优雅的手势,驱动他规模庞大的乐队,用古希腊神话中澎湃而纯粹的激情,用最现代、最热情、最浪漫的乐器,演奏出最具中国味道的乐曲。那极具中国特色的《夜莺》,好像是从沧桑的海面上迸发的呼喊,在苦苦寻求自己安身之处,期待黎明前的光明,等待划破云层的时刻,即使炽烈的太阳将会融化双翼,也要坚持与光相遇。

年纪稍长,雅尼就像老友,陪伴左右,高兴的时候听,烦恼的时候听,遇到挫折的时候也听,来来回回的《Santorini》《Nightingale》《IfICouldTellYou》《Highland》等等,清脆的钢琴声一点一滴地敲击着我的心灵,宽阔自由又略带伤感,自在畅想,自由呼吸,游历人间世情。

雅尼曾说过:“人之一生,实际上是在不断地做梦、追梦,并不断努力使梦成真。”雅尼生于希腊卡拉玛塔的一个风景独特的海滨村庄,自小天赋过人,五岁就开始学习钢琴,后赴美国留学,主修临床心理学,期间,他开始音乐创作,毕业后加入了一支乐队开始了职业演出。他非常喜欢现代音乐,“整整一年我沉浸于音乐当中,我从没感到过生命是如此令人愉悦。就这样,我找到了值得我用一生去做的事。”后来,他与Linda Evans在Oprah Winfrey show登台演出,获得巨大成功,从此,他名声大震,开始了全球巡演,创作才华也开始显露。他创作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呆在工作室里,“你必须摆脱外界干扰。关掉电视和收音机,别去接电话,也别管门铃响。对我而言,与外界隔离非常有益。”

仔细聆听雅尼的音乐,你就会发现,他的音乐自由灵动,宽阔自由,略带伤感,尽管他的音乐在全世界都很受欢迎,而且他尽力淡化希腊文化对他的影响,但追根溯源,从他的音乐中总能找到希腊神话的影子:宙斯的脑袋里跳出了雅典娜,俄耳甫斯一回眸成千古恨,阿波罗驾着光芒万丈的太阳神车在天空里驰骋叱咤,冥王哈得斯掳了地上的姑娘到阴间做他的结发,奥德修斯戳瞎波吕斐摩斯的独眼,在海上的风浪中奋力挣扎……希腊神话的伟大之处,在于其世俗性,“希腊神话神人同形、同性,它较少宗教性和天上的威严,富于人生的情趣和人文精神。它是世俗的、明媚的、浪漫的和活泼的,它更像是现实人生的图画,根本就是现实人生的语言”。

雅尼与中国的渊源很深,不仅在紫禁城开过演唱会,而且专门谱写了一首中国风味浓郁的《夜莺》,以此来表达对中国文化的敬仰。《夜莺》本身是一个安徒生童话故事,讲的是古代中国一个皇帝的御花园里住着一只夜莺,唱的歌非常美妙,很多人都来听,只有皇帝本人不知道。后来旅行家们写了大量关于皇城、宫殿和花园的书籍,歌颂这只住在树林里的夜莺,这些书最后传到了皇帝那里,他命人将夜莺请进了宫里,成为皇帝的宠儿。但不久之后,一只能发出曼妙乐声且外表华丽的人造夜莺获得了更多赞美,于是,夜莺飞走了。然而,当国王的生命面临死神的威胁时,人造夜莺却唱不出一个音符,还是真正的夜莺用婉转的歌声驱走了死亡的阴霾。

在西方的文学意象中,夜莺是“悲伤”的象征。雅尼创作《夜莺》的目的,就是向中国人民致敬,表达对生活美好的愿望,以及自由的梦想。整首乐曲不仅充满了中国古典音乐情调,而且大量运用了中国民族乐器竹笛。竹笛的悠扬,清越,小提琴的婉转,飞扬,大提琴的低沉,肃穆,钢琴和电声乐队的雄浑、壮丽,充分显示了这首乐曲的独特魅力。

当然,雅尼与中国的渊源远不如此,还有一部足可以封神的纪录片的配乐,那就是《河西走廊》。这部纪录片讲述了乌鞘岭以西、星星峡以东、祁连山以北、龙首山以南一千两百多公里土地上的故事,从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宗教等角度,全方位呈现了从汉代至今约两千年的时间里,河西走廊和河西走廊连接的中国西部的历史和文化变迁,以及河西走廊在中国历史进程中所发挥的独特作用和重要影响,凸显河西走廊的自然、人文魅力和河西走廊在华夏文明历史长河中的显著地位。
河西走廊是中原大地与西方交流沟通的桥梁和纽带,千百年来黄沙漫漫,戈壁坚硬,人烟稀疏。在这部纪录片中,雅尼用长号、提琴、竖琴、定音鼓等乐器很好的表现了河西走廊辽阔深沉,古韵苍茫的特点,很有画面感,肆意的西北风,苍凉寂寥的大漠,渐行渐远的和亲队伍,悠扬的驼铃,淳朴的民风……既有雄浑之气,又有情怀悠悠,让人们仿佛再一次梦回“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浩瀚大漠,再一次梦回汉唐盛世。

雅尼对音乐始终保持着无限的热情。他曾说:“音乐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语言—-它越过了正常的逻辑思维,直接向人们的心灵倾诉。因此我不喜欢在我的作品中加入明确的唱词。对我而言,必须考虑的事就是忠实于情感。我尽全力去表现事实。我要传达的是我的生活感受和那些对我非常重要的事物。”正如这首《航海》,表达的就是雅尼登上甲板、眺望远方、踌躇满志漂洋过海的情景,我们也有理由相信,这位新世纪音乐家能带着他的梦想和情感,跨过大洋,乘风破浪,把他的音乐传播到全世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不朽的雅尼,不朽的《航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