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 ~杨绛语录

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末,钟书去世。我们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做“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
《我们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帕布莉卡 » 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 ~杨绛语录

赞 (0)